日本高岛屋撤出中国:来的静悄悄,走的凄凉凉

日本百货业的翘楚品牌高岛屋,终于在昨天(6月25日),宣布撤出中国

发布在其中国官网首屏上的《终止营业通知》将撤出的原因说的非常清楚:“中国消费结构变化、行业竞争加剧、实体店消费低迷……我们已经很努力了……”

8月25日,将是高岛屋中国首店,也是目前唯一一家门店彻底退出中国的最后时间。这家门店,位于上海长宁古北地区,一个可能是国内聚集着最多日韩、港台地区人士的地方。

为什么叫彻底退出中国?因为在这天,高岛屋不仅关闭其门店,还要解散其中国公司(上海高岛屋百货有限公司)。

这两天关于高岛屋为什么会撤出(或许也叫败走)中国的分析观点已经不少。无非是7年来(2012-2019年)一直亏损。期间为了扭亏为盈,高岛屋用尽各类办法:减少百货品类(服饰),增加即时消费业态(餐饮、咖啡),或者试图转型强体验的购物中心,或是沟通房东减少租金等各类办法。

结局当然是无一成功,直到高岛屋日本总部决定,关闭中国门店,彻底退出中国市场。

高岛屋的退出时间,“完美”的衔接了本土零售巨头苏宁收购家乐福中国的舆论焦点期。有关外资零售“水土不服、本土化不够、注定败走中国、已经整体没落”的声音,垄断着大众的话语角度。

由此,关于日资零售品牌,尤其是高岛屋所在的上海,这个汇集着相对最多日本零售企业的城市(主要是百货业、便利店业),其他如八佰伴、久光、大丸、伊势丹等日资零售品牌的“兔死狐悲”感,也加剧了舆论认定外资零售在中国真的不行了。

外资零售在中国行不行?这是一个更大命题的宏大叙事,这里不好轻易下结论。我们这里就个案谈个案,去看看高岛屋退出中国已经为大家看到的原因之外,还有哪些可能导致今天结果的深层原因。

中国人喜欢用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,来形容做成一件事的三位一体条件。这像是诠释着一个事情和目标成不成,“努力、运气、机缘”,其实各占着同等条件。光有努力,可能真的未必有用。

高岛屋来中国7年了,很多人是否发现,它来中国的那一年——2012年,是个什么背景?

2012年9月15日那天,西安市民李建利在自己生活了50多年的城市,被自己的国人同胞殴打重伤。原因仅仅是因为,他在当天开了一辆日系车,被路上的一群人发现了……

此次此刻,高岛屋作为日本知名百货集团,正在为中国的首个商场门店的开业,做着最后的准备。3个月后的当年12月份,高岛屋在近乎惊恐的“低调做人”态度中,静悄悄在上海长宁古北开业了。

有一个网友对此是这样评价的:“要不是看到高岛屋关店的新闻,他都不知道原来中国有个高岛屋”。这话听着,挺唏嘘的。

高岛屋在上海的门店位置,周边是被这样一种路名环绕着:玛瑙路、红宝石路、金珠路、银珠路。而它隔着不到50米的一个小区,是一个一套房子均价都在2000万以上的超豪华小区。而小区的门口,是上海著名的“黄金城道步行街”。

高岛屋坐落的位置,听着是不是特别珠光宝气,富贵吉祥?

这是高岛屋当初选址于此的一个有目的的考虑。这里汇集着上海极有财富的社区人口,也汇集着上海最多的日韩、港台常住居民。

站在当时来看,一万个理由都不能否认,高岛屋选择在这里开店,何其正确。当然,它要付出的代价从一开始也埋下了:过亿的房租。

2012年12月之后,中国国内开始了一轮新的社会消费浪潮变化:B2C类垂直电商经过一轮洗牌整个,市场结构已经逐步趋于成熟;移动互联网在这年迎来彻底的爆发;中国出境游人口,也在这年前后开始,进入到爆发期。

日本,是中国出境游目的地当中,仅次于泰国的第二大目的国家。

这导致有钱的周边居民少来高岛屋购物、喜欢日本商品的人群去了日本一边旅游一边代购、优质的百货商品成了电商的核心业绩品类。

而正在减少在中国常驻的日本家庭,更是加剧影响着高岛屋的来客。经过几次卖场调整的高岛屋,直到今天,也就是地下一层的餐饮小店区、以及七层的品牌餐饮区,来客人气稍好一些。

高岛屋能不能撑下去,确实已经竭尽所能而不能了。

高岛屋在中国的这7年,其实也是百货业在中国急剧没落的7年。目前行业内头部品牌的银泰百货,也是借助阿里平台资源,以及升级改造很彻底的全链路数字化,才得以保持业绩相对稳固,并在部分品类和经营效率上,保持着稳中有增的可喜局面。

而整个中国百货业,因为90年代批量崛起的高峰期,也导致今天整体进入到20年的相对疲软期。大量内部设备老旧、卖场结构过时、重购物轻体验的现状,导致今天百货业的发展现状,更像是一个“关店、亏损”的现状。

高岛屋的《终止营业通知》里面提到的“中国消费结构变化、行业竞争加剧、实体店消费低迷”原因,的的确确是导致其彻底离开中国的主要原因。

只是,深入到高岛屋一家个案去看,它又像是中国百货业,外资零售业在当下整体大环境里,非常不走运的那个。

主题测试文章,只做测试使用。发布者:admin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nqc.com/32.html

(0)
adminadmin
上一篇 2019年7月1日 下午4:10
下一篇 2019年7月1日 下午4:21

相关推荐

  • 对话95后:他们为什么对北上广不再有执念了?

    近日,在社交产品上屡败屡战的张朝阳,通过一款叫作“狐友”产品的推出,再一次对社交执念进行了充分表达。 不过,与此前不大相同的是,这一次,张朝阳竖起了扩张90、95后社交圈的大旗。这一画面还被网友戏称为“60岁大叔的95后社交梦”。 狐友问世的依据是,90后需要一片可以表达自我的小天地,这里没有来自领导、同事、父母、熟人的“监视”。在这个空间里,没有束缚,想怼…

    2019年7月2日
    5400
  • “垃圾”创业,下一个风口?

    最近有个很火的段子:自从开始推进垃圾分类,上海市民每天都要经受两次来自老阿姨的灵魂拷问:“侬是什么垃圾?” 剩饭剩菜属于湿垃圾,外卖盒是干垃圾……有网友出主意,如果分不清,侬就以猪为标准。猪能吃的是湿垃圾,猪不能吃的是干垃圾,猪吃了会死的是有害垃圾,卖了能换猪的是可回收垃圾。多考虑考虑猪,你就会分类了。 但现实往往没那么简单,很多人因…

    2019年7月1日
    5500
  • 动画用户愿意为哪些内容付费?我们分析了B站硬币榜

    中国的年轻一代“泡在”互联网里长大,他们从小看日本、美国的动漫作品,对动漫内容有自己的理解和鉴赏能力。 随着国漫崛起,也有越来越多的精品国产动画在国内外上线。国内的动画用户,也在用实际行动表达对国产动画的喜爱。 比如,2018年B站国创区的总播放量达24.5亿,同比2017年的增长达50%。排在国创区第一位的国产动画,贡献了巨大的流量。 那么,哪些国产动画受…

    2019年6月30日
    5600
  • 垃圾分类、5G、“国六”、城市更新的经济账

    去年8月,华强北重金打造的商业街开放,原来的车行道被整齐美观的步行街替代,一条号称“全国最长地铁商业街”扭转了旧工业区遗迹的糟糕形象。这是深圳市近年城市更新的主要项目。 如今华强北步行街上,令人厌恶的拖车声少了,人流、嘈杂声以及月入过万的职业乞丐也少了。但是,华丽、大气却隐藏不住这条“中国电子第一街”寒意。 从2002年至2007年,华强北借助摩托罗拉和诺基…

    2019年6月30日
    6100
  • 性价比开局的Redmi,迈进高端机市场怼上荣耀

    卢伟冰接手Redmi刚好半年。 这位金立集团前总裁从1月初就任小米担任副总裁、Redmi总经理。此后,Redmi从小米品牌接过性价比的大旗,发布了Note 7系列和Redmi 7系列,售价最高的Note 7 Pro也仅有1599元,但此后的K20系列上探到2999元,可谓非常大胆。 其中,K20起售价1999元可以认为是常规提升,但K20 Pro起售价249…

    其他 2019年7月1日
    4200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自6.2开始主题新增页头通知功能,购买用户可免费升级到最新版体验